今天起的很早,5點多就醒來,不過夜裡有熟睡,並不會覺得累,
住在溫泉旅館,起床之後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泡溫泉囉。
昨天泡了麓舍2個室內的個室,一早下樓2間都有人使用,
戶外的露天浴池沒有人,這樣一來,正好把這裡的溫泉都泡過一次。
這兩天正好是冬至附近時節,日照時間最短,6點戶外還是一片昏暗,
氣溫也偏低,舒服的在溫泉池裡享受這冬天的至福時光。
回到房間不久,老闆打室內電話告知早餐已經準備好了,我們於是餐廳移動,老闆飼養的貓咪(其中一隻)還在門外休息打盹。

走到門外遇見老闆娘,已經開始民宿生活忙碌的一天,親切的和我們道早安,還說今天有「kiri」,很漂亮。我一時之間沒有聽懂「kiri」是什麼,還以為是天冷有一些結霜現象什麼的,後來總算想起來是kiri是「霧」,對,今天有濃霧。

早餐同樣在隔壁棟「夢麓」,我們是最早的客人。

昨天晚上服務我們的那位靦腆的大男生也來上班了,同樣由他幫我們上餐。
早餐非常的豐盛,有優酪乳、餐包、番茄湯、生菜沙拉,手沖咖啡也非常美味,蔬果為主的餐點,吃起來沒有負擔。


在享用早餐的同時,屋外天色漸亮,但完全看不到太陽,因為是大濃霧的清晨,
餐後多續了一杯咖啡後,往金鱗湖的方向移動。
(麓舍的餐廳「夢麓」。)

金鱗湖除了湖光嶙峋像是魚鱗閃閃,還有一個特殊景像就是湖中有溫泉源注入,水溫較高,會冒著裊裊氳氣,成為特殊的景象,今天遇到大霧,兩股白色結合,簡直就像是飄渺的仙境了。

昨天湖畔邊清楚的樹木僅隱約可見,雖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,但能見度也很有限,
是我們三次來到金鱗湖首次看到的景象,也算特別的體驗。

這樣的光景待會會隨著太陽出來而散去,只有留宿在湯布院的人可以獨享。

清晨時間尚早,沒有昨天前來時眾聲的喧嘩,可以靜靜欣賞這難得的自然面貌。

冬季的台灣空氣擴散很差,只有糟糕的PM2.5,有時遇到紫爆,和這樣的霧濛濛已經不相上下,但在這裡可以儘管大口呼吸。



湖畔有勤奮的攝影者,比其他人都要早到,緊盯著相機光學景觀窗,要用鏡頭為金鱗湖記錄四時的風光。


濃霧之下,現場彩度甚低,拍起來猶似水墨畫。






有趣的自然景像,讓我們拍的不亦樂乎,一點都不想走。


畢竟下次要再來,就不知道又要相隔多久了。








沿著原路慢慢走回麓舍,旅館離金鱗湖真得很近,一下子就到了。

待會兒要待9:07的列車,利用最後一些時間,在旅館內作最後的巡禮。



(用心經營的小民宿,曾獲得樂天旅遊頒發的獎項。)

上樓整理好行李,到一樓櫃台前結帳,跟老闆娘說「停留的時間雖然有點短,但很開心。」老闆娘客氣的說「老房子,希望你們會喜歡。」
我原本預留30分鐘左右的時間要步行到由布院車站,老闆娘這時帶著我們走出到大門對面的空地,原來是要由老闆開著私家車載我們到車站。我說不用啦,但老闆娘還是堅持要送,怕我們會太趕,實在很貼心。
小客車駛過尚沒什麼人的湯之坪街道,和昨天下午大異其趣。
昨晚老闆就坐在櫃台,感覺話很少,這時在車上才有機會和老闆小聊了一下,也才知道原來麓舍共有6名工作人員(另外還有四隻貓),大多都是本然來住宿,海外旅客很少...。
有了車子接送,不消幾分鐘的時間就抵達由布院車站,自後車廂取出行禮,再好好跟老闆道謝一次,感謝他特地送我們一程。
由布院站前上人車稀落,原本應該清楚可見的由布岳,因為濃霧上不可見,道路兩旁的商店偏歐風建築,就像我們以前去過的加拿大小鎮。


和車站建築很搭的由布院站名牌「ゆふいん驛」。

建築家磯崎新設計的木造車站,以禮拝堂為意象,中央挑高12公尺。


車站內的時刻表也很講究。車次也確實不算太頻繁,難怪旺季主要特急的車次座位這麼難訂,我們待會要搭9:07的ゆふ(由布)2號。

比預期提早了約20分鐘到站,多了許多時間可以逛逛車站。

由布院車站並沒有閘門,只有一個站務員站在月台入口,會拿著麥克風廣播列車到站資訊。

昨天下午我們租借電動櫃檯也尚未營業,候車室空空盪盪,正好可以慢慢欣賞裡面的公共藝術。

候車試算相當寬敞,除了讓旅客休息用,主要設計理念還有讓這裡成為觀光客接觸當地文化的地方,有時還能舉辦一些活動。


車站外,濃霧又大了起來。


東拍拍西拍拍,時間也差不多了,先進到月台候車。




紅色塗裝的特急ゆふ2號進站,我們將直接前往福岡,進行後半段的旅程。




bye-bye湯布院,也許下次再訪會是因為麓舍民宿主人像對待家人的款待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sk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